中文 English

浼侊拷I騫訛拷錕絚錕絘錕藉槦鐏幫拷
 

     浼侊拷I騫訛拷錕絚錕絘錕藉槦鐏幫拷
 
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需更重場外市場
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需更重場外市場
 
      隨著入世過渡期行將結束,中國的金融服務市場將迎來全新的對外開放格局。作為金融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,資本市場也必將面臨著新的機遇和挑戰。面對開放,“修煉內功”對于資本市場顯得更為重要。畸形的市場,即使是風吹草動也會引起軒然大波;而逐漸完善的市場方可在開放中走向成熟。如果說股權分置改革是解決了市場最基本的痼疾,那么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無疑是對市場的基本框架的構造,兩者對于市場的長遠發展影響深遠。隨著股改進入尾聲,并即將勝利完成之際,構建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性和迫切性顯得更為突出。

  “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,更為有效地滿足多元化的投融資需求,是當前資本市場的一項重要任務。”中國證監會主席尚福林12月1日指明了證監會的下一項重要任務。

  場外市場應占據更重要位置

  監管層的思路已經明確。尚福林表示,進一步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需要:積極培育藍籌股市場,鼓勵現有主板公司利用各種方式做優做強;大力發展中小企業板;積極研究,適時推出創業板市場;進一步明確代辦系統的功能定位,將代辦系統建設成為全國性的、統一監管下的非上市公眾公司和高科技公司股份報價轉讓平臺。

  中央財經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賀強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說:“不能只建場內市場的多層次市場,主板、中小企業板或者是今后的創業板,僅僅是場內市場,并不是真正的多層次資本市場。”他說,真正的多層次市場應該是場內和場外并存的,而且場外的多層次更為重要。雖然場內交易是資本市場發展的核心,但場外交易才是資本市場發展的主體。

  賀強認為,作為資本市場主體的場外市場的優勢不可忽視:一是容量大。兩家交易所至多能容納一千多家公司,但實際上有投融資需求的公司卻達千千萬萬。在交易所上市只能起到一個規范運作的表率作用,成交能力在場外市場應該更強。二是大力發展場外市場,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擴大交易所的容量,并促進上市公司的質量不斷提高。三是一旦個別股票在交易所退市,股民有可能血本無歸,而有了柜臺市場可繼續交易,起到一個緩沖器的作用。而且,場外交易能降低交易雙方的費用,更重要的是穩定場內的股價。

  而作為惟一的“場外”市場,代辦系統發展的路徑已經清晰,從接納退市公司的容器,到北京中關村科技園區非上市公司進入系統試點,再到今后全國性的非上市股份報價轉讓平臺。由此來一步步支持三板建成全國性的、非上市公司交易的場外市場。

  “但三板的交易是被限制的,以此來區別主板市場。但用限制交易的辦法來限制其投機性和活躍性,這個市場如何能發展呢?”燕京華僑大學校長華生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。

  頤合財經首席經濟分析師張衛星也對本報記者說,現在的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發展方向,僅僅是同一樹干上的不同樹枝,只能稱為多系列、多品種,并不能滿足不同投資者和融資者的需求。

  那么,理想的多層次資本市場架構應該是怎樣的?

  恢復區域性柜臺交易已具條件

  華生認為,像中國這么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,應包括三個層次:滬深主板、創業板和區域性柜臺交易市場。

  而柜臺交易市場在中國證券史上已經存在過。“當時取消柜臺交易,一是因為不具備社會基礎,一開始并不了解股份制,我們更熟悉的是計劃經濟。二是當時的柜臺市場,首先需要有大量的股份公司方可交易,但當時股份公司卻為數不多,多為國營企業改制,從嚴格意義上看其并不屬于股份制,容易出現股權分置,這種現象使得在柜臺交易上容易走上彎路。”張衛星分析說。

  華生認為,對于中國來說很需要恢復和發展區域性柜臺交易市場,現今確有大量的中小企業有交易需求,但苦于無場所。

  張衛星認為恢復的條件已經具備。“現在的困難比原來少多了。微觀基礎已經具備,很多國營企業改制成股份制公司,股份制公司數量不少,而且有強烈的融資需求。且計劃的舊思維已經逐漸被市場經濟觀念所取代。”

  華生分析說,隨著股改即將結束,股價結構嚴重扭曲的情況正開始發生變化。以前越是小盤和績效低的股票越是被炒作得很厲害,如今正在逐步恢復至更追求價值理念。同時,今年主板回暖,多板交易會分流主板人氣的擔憂也不會那么明顯。
  “但是,我們股市的基本格局并沒有改變,依然有著嚴重的小盤和垃圾股的股價被高估的情況,以及結構性分化的問題。中國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一個主要的障礙就在此:我們的股價結構向一個正常市場結構的演變才剛剛開始,還未達到合理、成熟的狀態。”華生認為,因此中國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并不能輕而易舉地完成。

  劃分模式待定,監管需多層次

  對于區域性柜臺交易市場,張衛星更傾向于按行政區域來劃分。“將地方的積極性都調動起來,可在省會城市開設,讓股權可以掛牌流通交易,由地方工商管理部門檢測具體掛牌公司的注冊資金是否到位,由會計事務所等中介機構把關,投資者本地化,公司本地化,上市本地化,監管本地化。”

  “股票的上市、發行、監管都本地化以后,反而風險最小,對公司的了解更直接、更清楚。”張衛星建議說,將地方券商改造成為做市商,也可利用現在各地的產權交易所,以減少重復建設。可先讓市場運轉起來,有的可不需融資只需讓其股權流通,也可先進行局部試點,取得經驗再向全國復制。

  “優秀公司再登上主板市場,在省級市場引入競爭。他省的股民若看好某地市場,也可投資,引入競爭后比拼的是服務、信息披露和各地公司資質。改變了建‘國營商店’的思路,競爭后合并方可有望做大。”張衛星說。

  但華生認為,應該按經濟區域劃分,不能按照行政區域切割,因為各省市的發展情況不同。

  賀強也表示,不能按照老模式建立,如何加強監管以防止地方保護主義是重要課題。

  在監管上,張衛星認為,區域性的資本市場由各地的工商部門監管即可,需要適當地放權。

  “可由集中監管轉向分層監管,不同層級證券市場的監管方式和程度可不同。但更重要的不是監管的創新,而是借鑒、學習經驗后結合中國國情消化。”華生認為,在市場不完善的情況下套用成熟市場上的經驗是難以為繼的。
(來源:中國經濟時報)

友情鏈接
最高人民法院    中國法院網   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    中國律師網    北京律師協會   


© 2007 北京市博融律師事務所  京ICP備05055771號
地址:中國北京市朝陽區東大橋路8號尚都國際中心1009 郵編:100020
電話:+86-10-5870 0761/62   傳真:+86-10-5870 0765
Http://www.ivpuzx.icu   Http://www.BRAttorneys.com 


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